收藏本站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碑林区环城南路东段城市浩星第55幢20层

电话:1968685558

看,古时济南水道系统真不赖! - 济南新闻 - 济

发布日期:2019-01-20

  在府学文庙南侧,新发现的一条古代水道连通王府池子和泮池。 记者王锋 摄

  随着芙蓉街提升改造工程的进行,新泉眼、古水道、排水渠以及古代瓷器碎片的发现,引起了众多市民的关注。多次前往施工现场的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告诉记者,此前的种种发现,充分证明了古时芙蓉街拥有先进的排水系统。

  目前,芙蓉街路面施工仍在加紧进行。明府城管理中心主任朱俊如表示,力争提前完成石板铺设,工程后期还将对芙蓉街沿街广告牌匾进行一次集中整治。

  两道暗渠证明曾有两股活水流入泮池

  此次芙蓉街提升改造,发现了好几段古水渠残留。李铭表示,由于前些年芙蓉街改造时造成的破坏,如今已经很难复原古水道原貌。但16日和18日分别发现的两条暗渠,则充分显示了古时芙蓉街片区的水道走向。16日发现的从马市街方向通往府学文庙泮池的活水暗渠,水源来自王府池子,而18日在这段活水暗渠西侧又清理出的一条无水暗道,通往芙蓉街方向,水源应该来自芙蓉泉及周边泉群,因此很可能是从前梯云溪的组成部分。

  16日发现的从马市街方向通往府学文庙泮池的活水暗渠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王锋 摄

  其实早在几天前在施工现场考察时,当看到芙蓉街49号发现的一段古水槽,李铭就觉得很可能是梯云溪的组成部分,这段水槽在街西侧,位于地面2030厘米以下,一侧石板还保留完好,石板加工亦较规整,芙蓉泉及周边诸泉由此排水。而在该水槽往南、芙蓉街东侧,也有一段长约七八米的石槽水渠,也只剩一侧石板。

  从几段古代水槽的发现可以看出,当时流入府学文庙泮池的水流有两条:一条由王府池子往马市街流入16日发现的暗渠,另一条则从芙蓉泉及周边泉群由芙蓉街上的梯云溪流入。李铭表示,早在十多年前配合府学文庙千年大修时,考古人员就发现泮池有两个进水口,进水口都比较低。与此同时,考古人员还在府学文庙内发现了好几条古代水系,水流走向有的明确,有的不明确。而从芙蓉街泉群经由梯云溪流入泮池的水流和从王府池子经由马市街流入泮池的水流,保证了泮池的水源。此后,泮池之水经由玉带河流入曲水亭街,汇入大明湖。

  双水道排水证明芙蓉街排水系统先进

  芙蓉街北段和中段,路两侧分别发现古水槽,李铭由此确信芙蓉街曾拥有先进的排水系统,“这种双水道排水系统充分利用了济南城南高北低的地势特点,证明了古人的聪明才智。它的先进性体现在其功能的多样性,美女,一是泉水汇流,可以当作泉水通道;另一个是如果洪水暴发,双水道排水也能迅速将洪水排出;此外,双水道排水系统也便于居民饮水、洗刷、观赏,兼具实用和审美价值。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年走在芙蓉街上,口渴了就可以在街边掬起一捧甘甜的泉水解渴,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惜的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芙蓉街上的这种双向排水系统被破坏了。很多水道堵塞,水渠丧失了原有的作用。”

在马市街北首,打开井盖就是清澈的泉水。

  事实上,双水道排水系统的设置,并非只有芙蓉街独有,而是整个济南城的特点。李铭说,济南城南高北低,地下水位又高,因此排水和防洪是城市建设的重要课题,而古人正是利用地势,设计并利用了双水道排水的优势,比如珍珠泉,原本就有东西两个排水口,如今东排水口已经堵塞,李铭曾经考察过珍珠泉的东排水口及整个水道,“从珍珠泉东流出,经鸭子湾流经后宰门街的明沟暗渠,进入曲水亭街,这一绕行老街的水道,既为西排水口增加了一处排水管道,又美化了街景。可谓一举两得。”

  而在离芙蓉街不远的高都司巷,当年在考古发掘时,还曾发现宋代古道旁的一眼古泉井,李铭说,“根据考古发现,这个泉井带有水槽,泉旺时水能顺利通过水槽排到街两边的沟渠。”此外,济南历史上很多大的院子也都有双水道排水系统,前几年在宽厚所街发掘的明代宁阳王府,排水系统就非常科学。从出土的遗迹来看,下水道与砖铺散水以及凹面形成先进的排水系统,通过几处直接在院墙上砌出的排水口,汇聚到贴近东、西院墙内侧的两条主下水道内,经过院墙东北、西北的两个主排水口流出王府,排到北部的低洼地。排水系统很好地利用了建筑群的南北高差、中心和两侧的高差,并且布下了8条明暗结合、高低结合的排水沟,形成排水网络。这套排水体系,证明这座王府在建设前经过了科学合理的设计。其中一些设计理念,甚至值得现代人学习。 (记者钱欢青)

  【新发现·如何保护】清理干净后用罩子罩起来 让人们看到古代排水设计

  李铭表示,虽然新发现的水渠都是一段一段的,属于残留的明沟暗渠,也未经考古发掘,不能获得更多确切的历史信息,但依然值得好好保护、展示,“济南老城区原本有众多的明沟暗渠,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都被掩埋了。所以这次趁着芙蓉街提升改造的机会,可以将新发现的泉眼、明沟暗渠都有计划地保护起来、展示出来,这样就能更好地展现济南的泉水文化。比如芙蓉街49号那段很可能是梯云溪一部分的古石槽,就可以就地保护,清理干净后用玻璃罩子罩起来,让人们能看到明清时期芙蓉街排水的设计。而府学文庙南广场那两段暗渠更应该好好保护,文庙地位重要,这两条沟渠能直观体现了泮池的水源,对其进行原址保护,就能清晰呈现这一带的水系特点。” (记者钱欢青)

  【新发现·你知道吗】梯云溪闹市一隐三百载 当年想考状元都得拜它

  根据史料记载,梯云溪开凿于明万历庚子年,即1600年。当时,芙蓉街一带泉水众多,仅关帝庙里就有武库泉、芙蓉泉和飞霜泉3处泉眼,还有南芙蓉泉、水芸泉、濯缨泉、腾蛟泉、起凤泉等诸泉。众泉汇流,特别是雨季丰水期,经常漫淹泉溪西边的民居、商铺,形成水患。

  100多年后,时任太守沈华东根据泉水流向,以芙蓉泉为始,开凿疏浚水道,把泉水引向北边不远的府学文庙的泮池中去,一来可以消除水患,二来活水注入泮池,可以让泮池泉水流动不腐。由于泉溪流入文庙,就像士子文人以入泮为尊一样,十年寒窗一朝入泮便会青云直上,飞黄腾达,犹如登天云梯,因此泉溪称为“梯云溪”,意即登天云梯,顺着这条泉溪便可入泮,开启仕途之路。

  但随着如织的人流,梯云溪成了横亘在东西两侧的屏障。于是,有的居民和商铺用石桥将梯云溪部分覆盖起来,形成了暗渠。后来,人们觉得把梯云溪棚盖起来着实方便,遂把整个梯云溪都用青石板遮盖起来了,由明渠彻底变成了暗渠。这一隐,就是300年。 (综合)

  【新发现·涨知识了】修建北水门防止内涝 曾巩济南治水有高招

  历史上,治理过济南水患的不乏名人,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曾巩出任齐州知州(时济南称齐州)。

  在曾巩主持的一系列水利建设中,最主要的就是修建北水门。由于济南地势南高北低,南部山区与城内泉群的水流多涌向济南城北部。在北水门修建之前,北城墙原本留有城门来排泄积水,但夏秋遇大雨时,北城墙外的积水会倒灌入城,人们只能临时“荆苇为蔽,纳土于门,以防外水之入”。曾巩了解情况后,利用原有城门,两岸用石头垒砌,中间放置石水闸,分为两扇,并设置门扃,根据水位高低决定水闸的开闭。如果城内积水,则开闸,水向北流至小清河;如果城外积水有倒灌入城之势,则放下水闸,御水于城门之外。后来,曾巩作《齐州北水门记》,记录北水门的功效:“于是内外之水,禁障宣通,皆得其节,人无后庐,劳费以熄。”城北水患问题得以解决。在北水门的基础上,后人又兴建了巍峨壮观的汇波楼,站立其上观大明湖,“汇波晚照”的美景映入眼帘。(综合)

  【芙蓉街口述史】芙蓉街古今繁华 在老人们看来却都是别人的风景

  19日下午,芙蓉街北段正在铺设管线,施工现场几块零碎的瓷片被挖掘出来。几块带釉白地蓝纹、一块无釉蓝地黑纹。芙蓉街施工现场接连挖出“宝贝”,吸引了一些市民前来“淘宝”。附近锅饼店的老吴近水楼台,此前就捡了几片瓷器的残片收在院子花盆里。他在此地土生土长60多年,是个老济南;他的母亲张玉华更是85年从未离开过,她娘家就在西花墙子街。

  她十几岁在芙蓉巷做工 一顿小米馒头记忆至今

  张玉华总是告诫子女,绝对不能瞎一点粮食。她记得小时候过年,家里就做上半小瓮豆腐渣窝窝;十来岁时,她在芙蓉巷里一家织毛衣的手工作坊给人打线,每天中午一顿小米面馒头一点菜,那是她一天中最好的一顿饭。

  几天前明府城管理中心工作人员拿着一串店铺名单来问张玉华记不记得位置,她只记得几处。她告诉记者,因为那时穷,她顶多在街上杂货铺里买个针头线脑,钟表店、照相馆、乐器店她都无缘一进。“那些房子都建得很好,我看看都没有进去。”她说。

  老吴一家五代人都住在这里,他守着老母亲、老院子,看着芙蓉街改造他心里也矛盾:“改造好啊,旅游搞起来了,老百姓也跟着沾光。”但他又觉得这场改造来得有些晚。最近挖出来的暗渠就在他家门口,他还记得门口过去就有七八棵高大的杨树,遮天蔽日,夏天地上全是阴凉。“现在别想了,全是水泥地、柏油路。”老吴说,街上的房子多数进行过翻修,就小兴隆街还剩一些保存完好的老房。

  她想照张彩照没实现 繁华景象在记忆里很模糊

  住在省府东街的薄淑兰今年91岁,她家距离芙蓉街仅十几米远,芙蓉街没有施工前,她有时会坐在街边看看来来往往的游客,有时也会有游客好奇地看看她,试图从这个老人身上找到些老城痕迹。

  薄淑兰1948年4月嫁到省府东街,10月济南就解放了。可是她上有公婆、下有子女,对于芙蓉街的了解则也仅限于自己的生活轨迹。她记得关帝庙附近有卖菜摊点,支上个板子就能卖菜;她记得还有开茶馆的,一个个大壶摆在店里,老百姓买了他们的牌牌后,就拿着自家水壶去买水,几分钱一壶;关帝庙往北一点还有一家卖炭的,她曾拿着簸箕去买点炭沫回来烧;街上有卖馄饨和小吃的,即便是几分钱一碗的馄饨,要吃一次还得犹豫一下。

  这些都是与薄淑兰过往生活联系最为紧密的部分,有些繁华景象因为与那时生活拮据的她关系不大,她也只是在记忆里留下一些模糊的影像。她说,她记得芙蓉街有家最出名的照相馆,当时能照彩照,她也想照,可是对那时候的她来说实在太贵了。

  薄淑兰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芙蓉街成了景点,尽管后来她不再拮据,也没有走进十几米远的芙蓉街人群里去逛一逛,在她心里芙蓉街是属于游客的,十几米之外的老城生活才是属于她的。(记者刘杰)